来源:体育大生意  文|曾潇

  原本,国足四十强赛的形势一片大好,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结果东风还没等来,万事得从头再来。

  比赛地从中国苏州突然转移到阿联酋的沙迦,与三个对手的比赛次序也随之改变,意味着中国队此前的所有准备都完全打乱。

  而足协、福特宝公司和苏州赛区,前期为四十强赛比赛进行的所有前期准备,包括竞赛组织、客队协调、后勤保障、商务拓展和票务等,也几乎全部付诸东流。

  为了能跻身十二强赛,中国足球把一切能腾挪的资源都腾挪到了四十强赛的备战上,从耗费大量工作接下了赛事主办权,到中超联赛一而再再而三的改赛程,都为了把赛场之外那些能够控制的变量都做到最好,以最大限度地减少不确定性。

  但人算不如天算,比赛易地,让中国队的世界杯之路迷雾重重。

  沙迦体育场

  多方努力换来苏州主办四十强赛

  经过了缩水赛季和俱乐部退出潮后,中国足球几乎已经位于历史最低点。但2021年,当女足热潮席卷全国、中超重新迎回现场观众后,苏州四十强赛原本是让中国足球和相关产业进一步提振士气的重大机遇。

  为了这次比赛,所有相关人员都付出了极大的努力。足球报记者陈永在个人微博上说,“中国足协(为此)忙碌了一年半,方案估计摞起来一屋子高了。”

  首先是比赛的申办。尽管看上去中国申办此次四十强赛的优势很大,但要没有各方面细致的工作,亚足联不会轻易地就把主办权交出。

  甚至球员自己都为此进行了付出。2020年年底的亚冠比赛,中超球队原本都在打退堂鼓,但为了顾全大局,中超Big4还是在疫情高峰时出国作赛。

  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当时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俱乐部都在反映打亚冠联赛非常困难,但我跟俱乐部讲,去(卡塔尔打亚冠)困难很大,但不去的话,后果很严重,会影响我们和亚足联的良好合作关系,会给中国足球带来后遗症。”

  话已经不能说得更明白了。

  2020赛季亚冠,广州恒大vs神户胜利船

  拿到主办权只是第一步,比赛实操的难度要再上一个等级。此次苏州四十强赛是疫情发生之后,国内举办的最高等级、影响力最大的国际比赛,各方面的沟通、协调与准备工作,其繁琐程度、困难程度,是难以想象、前所未有的。

  中国足协副秘书长、赛事竞赛防疫官戚军在与关岛队的比赛前曾接受媒体的采访,详细介绍本次比赛的防疫方案。光是几支客队如何从上海机场转运到苏州赛区,就让工作人员绞尽脑汁。

  “从上海到苏州的转运是一个完全的闭环,有很严格程序。我们考虑了很多应急情况,给司机准备了各种文件,如果在由上海至苏州的2个半到3个小时的路程中出现突发情况,司机可以隔窗出示相应文件表达诉求,而不会下车与外界进行任何接触。为了应对可能出现的路程中乘车人员出现不适等情况,赛事组委会还专门配备了一辆房车。”

  戚军接受采访

  比赛易地让心血付诸东流

  在组织好比赛的基础上,做好球迷服务和商务推广同样是重中之重。

  足球不能没有现场观众,各个层面也一直在为能让球迷来到现场做着各种努力。实际上,在最开始的准备阶段,比赛能否向球迷开放还是一个未知数。

  好在,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形势越来越稳定,这方面的限制也逐步减少。而女足奥预赛和中超开幕战震撼的球迷看台,也为苏州四十强赛进行了很好的铺垫但即便如此,直到四月底五月初,苏州四十强赛才最终获得开放观众入场的许可。

  而且为了稳妥起见,此次比赛的门票采取了分批多次售卖的方式,以根据疫情形势不断调整观众数量。

  五月底,就在与关岛的首场比赛开始前几天,广州、佛山、深圳突然出现本地新冠病例,这也让苏州赛区承受了很大的压力。跨越重重难关,能够让两万多名球迷现场助威,营造最好的比赛氛围,也算是一个圆满的结果。

  两万名观众现场见证中国大胜关岛

  商务层面,在苏州赛区确定成立以后,足协市场开发部和福特宝公司组成商务开发小组,对资源进行梳理、规划,并形成相关招商方案。同时,也与苏州市政府、体育局开展了紧密的商务合作,共同做好中国之队商务开发相关工作。

  为了回馈赞助商,一方面,中国之队结合赛会制和苏州体育场馆的特点,为赞助商提供一系列定制化服务,给予赞助商一些特定的权益呈现,达到较为理想的赞助效果。另一方面,此番将对国足的赛场广告进行拆分,这意味着将开放更多机会,尽力促成更多的合作。

  尽管市场形势并不乐观,但这次比赛还是在商务工作给出了高分的答卷。像海澜之家、青岛啤酒、华帝等品牌,都借助四十强赛中国与关岛的比赛收获了亮眼的传播效果。

  但是,让人无比遗憾,甚至痛心的是,随着比赛突然易地,以上的所有努力都付诸东流。

  华帝X中国之队

  提前到来的决战

  当然,在所有的收尾工作中,最重要的还是如何保障中国队能够顺利完赛,跻身十二强赛。今天中午13时,国足一行58人从上海浦东机场出发飞往阿联酋。此行西亚,注定凶险。

  此前的苏州四十强赛,赛程对于中国极为有利。前两场与关岛和马尔代夫交手,对于一年半没有正式比赛的国足来说,是难得的适应和调整机会。实际上,与关岛的上半场比赛,国足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并没有踢出特别令人信服的表现,这也说明国足需要时间找到自己的节奏。

  但现在比赛突遭变故,赛程改成了先面对菲律宾,再先后与马尔代夫和叙利亚交手。这意味着中国队提前迎来大决战,压力陡然上升。

  原本,根据积分榜的形势和球队之间的实力分析,这四场比赛里中国队最重要对手就是菲律宾。只要能拿下菲律宾,中国队就应该是三胜在手。这样再面对叙利亚,自己的信心和状态在高点。

  而且到了那时,各小组的比赛也进行得差不多了,积分形式将明朗很多,中国队面对的出线数学题也要简单很多,也许未必需要死拼叙利亚才能出线。虽然李铁对外说自己不考虑“数学题”,只考虑四连胜,但这更多只是鼓舞士气之言罢了,毕竟叙利亚历来是国足的克星。

  中国队出征阿联酋

  同时,按照原赛程,菲律宾还将在与中国队比赛之前,先跟关岛踢一场比赛。那本来也是中国队观察对手的最好机会。现在,中国队先赛一场处于明处,菲律宾队反倒躲在了暗处。

  面对现实,只能尽量往好的方面想。最新的赛程,比之前的计划更紧凑,如果仍然是先打马尔代夫,意味着中国队要在四天内连续面对两场硬仗。而现在的情况下,如果可以先赢下菲律宾,那么中国队就可以有更充分的时间准备与叙利亚的比赛。

  只是,这一切的前提,需要中国队先赢下菲律宾。

  悬崖之上

  中国队再一次站在了这样的境地之中,甚至比以往更凶险。

  目前这一拨球员,曾经长时间处于80后球员的羽翼之下,卡塔尔世界杯还是他们之中的很多人第一次独立承担国足的使命。很可惜的是,他们的职业生涯其实已经到了只争朝夕的阶段。

  武磊29岁、吴曦32岁、张稀哲30岁、尹鸿博31岁、张琳芃32岁、王燊超32岁,他们很难再等到下一届世界杯。甚至像韦世豪、吴兴涵、张玉宁这些球员,四年后也都已经突破或者接近30岁。

  从球队的角度看,等到这一些30岁上下的球员陆续淡出国家队之后,以目前的状况看,中国足球很难找到和他们水平相当的年轻球员进行补充。

  U-22国家队最新名单 让人一言难尽

  而且,如果说这支球队还在靠归化球员支撑,那么到了两三年之后,阿兰、艾克森、费南多等归化球员也都接近35岁。中超联赛里,又年轻实力又强又有可能归化的,也不多了。

  下一届世界杯,国足的实力继续下滑将是大概率。即便世界杯扩军后亚洲区可能拥有8张门票,但面对泰国、越南、卡塔尔等球队的飞速进步,中国队的把握未必就一定比进军卡塔尔要高多少。

  从整个行业的角度看,虽然大部分人并不对中国队进军卡塔尔抱有期望,但如果再一次在四十强赛翻车,而错过了与日韩沙伊澳这些强队直面的机会,无疑又是对行业集体信心的一次沉重打击。

  2018世预赛十二强赛 曾掀足球热潮

  别忘了,作为一国足球之根基,我们的联赛在2020年刚遭受到疫情的严重冲击,2021赛季又为国家队做出了诸多让步。而四十强赛易地后,无论中国队是否晋级,中超联赛将再次延迟、压缩。说中超联赛“失去”了两年的发展时间,也毫不为过。这种牺牲如果无法换来国足的晋级,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可怕的多米诺骨牌,似乎已经成型。中国队就是第一张牌,6月8日与菲律宾的比赛,他们不能倒下。

  前两天,有消息称亚足联将于6月24日进行卡塔尔世界杯亚洲区十二强比赛的抽签仪式。

  希望到了那天,我们不是看客。

  注:本文所用图片来自网络